AS卧室装修研究协会
(σ`ω′)σ 欢迎回到神♂圣的学术领域

学海无涯,day day up!!!


本协会旨在记录研究探索楚路夫夫的卧室生活点滴(。・ω・。)ノ♡并为两位提供更加舒适的睡♂眠质量而不懈努力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会员注册登录
AS卧室装修研究协会欢迎各位会员前来潜心研♂究w

分享 |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向下 
作者留言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03, 06:47

隔墙有耳
CP楚路 画手X写手 崩坏 严重OOC 语文能力很挫
阿睡指定三切 画手X写手设定 附赠 同居

警告:含有非常雷的设定不适者请速速退出

BGM:Britney Spears - Circus

01
明明:明日搬家,停更一日,各位看客还请多多包涵哈~

路明非揉了揉眼角,退出了专栏界面,切到游戏。估摸着半夜刚过,网吧里的人要么专心致志的刷夜中要么是昏昏欲睡蹭个沙发。他便退了游戏,开了word,开始啪啪啪啪的敲击起来,等到熟门熟路的登了专栏,扔了更新看了评论删了文档灌了一口营养快线,抬眼一瞧天色——天花板。他还是埋下头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三点十二。有点早,他抓了抓头发,搁在鼻下闻了闻,还好,飘柔的,飘逸如油,顺便另一只手戳着右下角那个蹦跳了一晚的图标。

楚楚 22:58

插图已好,邮件查收。

楚楚 23: 00

晚安。

~\(≧▽≦)/~

路明非眼角抽了抽,一边感叹真是守时的好孩子一边虽然学用表情很快但是这种深深的违和感真是超明显啊,狗改不了……呸,萌妹改不了无口啊。手脚麻利的戳自己邮箱,一封新邮件里隔着热腾腾的画稿,杀气腾腾又美艳四溢,路明非砸吧了嘴,想着霸气妹子果真是极好的同时就感觉到一束惊悚的目光。

他扭过头去,看见拿着一罐红牛的网管小哥正专注的看着他的屏幕。

“看毛看,没见过基佬啊?”

霸气十足的说着,不过是在心里。

“诶哥们儿你看过么?这啥啊我邮件里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东西啊。”

网管小哥愣了愣,有些尴尬的笑了下,“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我家妹子喜欢看这玩意,之前她还设了屏幕,图是不一样,人还是好记,估计什么小说里面的吧。”

路明非内心暗暗的爽了一下,算是他的虚荣心战胜了尊严,扭过头去当机立断的关了页面。也没听清网管小哥后面鼓咕囔的一句,“普及度这么高了么……”

路明非是个网络写手,就是那种每天累死累活码字码很多字的那种,想来因为平生比较废柴也只有在YY上还能颇有造诣,加之几年前为了缪斯还泡了几年文学世界,还是有那么点刷子能在这上面谋些活路。笔下的小说虽不是顶尖,却也算是热门,撇开本身所属类型不说,也能在某个领域叫上号,就是那个杂七杂八武侠科幻悬疑言情历史军事都可以一筐装的领域——只要小说里有汉子和他的小伙伴们——***。原因嘛,就是因为小说里有些个小伙伴们入了一些妹子的眼,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慢慢的有了些底气。至于他自己对此,却不是无意为之,但除却有些利用商机的念头外,还有颇能深究的缘故。

他是个基佬。真的,活的,热的那种。

所以就像是其他小说里的作者代入主角然后泡上一群萌妹子的即视感一样,他还是有些潜意识的透露了自己深藏已久的秘密,在小说里有主角意无意的调戏某个男配角啥的,而那个男配角原型其实是让他意识到自己性向的那个其实他也记不太清的一位很牛逼的学长,至于为何记不清,不过是因为当年着实被吓了一跳胆战心惊还来不及认清自己怎么会有时间关注他人?尽管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被别人知道,但他自己心里暗搓搓的爽啊。

正所谓,爽了一次就想要爽第二次,第三次,所以他在另一家颇有人气的网站旗下的有一个专栏,没错就是那个绿色的那个。他就是那个把自己小说里的CP发扬光大的广大腐圈内赫赫有名的大神,当年无数妹子追了文跳了坑最后带起了一个大圈子,最后那些妹子眨巴了水灵灵的眼睛说:

对不起啊大神我我我爬墙了……然后很嗨皮的去了逆CP的圈子。还顺手好死不死的问了句:您真的不是标错了顺序么还是不知道顺序?

**** 路明非怒摔了鼠标,在专栏里扑腾了几个月强调了攻受正确的重要性,但是妹子们依然乐滋滋的上演着每次必逆的戏码。反正内容差不多啊。妹子们如是说着。说好的人权呢说好的潜规则的说好的和谐呢!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于是怒不可遏的路大神去隔壁转了转,看见了很多惊艳的图漫,路明非的心脏猛然动摇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坚持基本路线不动摇,再去看了眼ID——楚楚。

哟~还挺……路明非想了半天不知道什么形容词,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头冒出。关了页面一晃眼他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自己ID是明明啊。

还挺搭。


02
早晨六点整,楚子航准时起床,喝了一杯凉白开便出门晨跑。
尽管天边的太阳已经拨开了晨雾,风还是凉飕飕的。

楚子航跑了不到平时的一半,因为今日那位师弟要过来看房,在早餐摊点上带了豆浆包子便往回赶去。

他家马路斜对面是一家网吧,半掩的门透着暗黄的光,熬夜的人或困倦或精神抖擞的敲击着键盘。楚子航高中的时候是学生会主席,一次突击检查还从这网吧里拎出了不少同校认识,自此他也被这家网吧拉入了黑名单,虽然他依旧路过但的确是不知道,除了查人那次外他都只是观摩着这家网吧的外围布景。毫无特点。

今天路过时时间还比往日早了不少,外头的空调哧哧的吐着温热的气体,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日有一位小青年蹲在石砖路和泊油路交界的沿上,远远地看着楚子航还以为是个垃圾桶,稍微近了他才凭借他5.2的视力确认了是人类无误,甚至还有点眼熟。那人面朝大路,春暖花开,啊不,头乱花开,脚边还有一滩水,大概是昨晚雨水的聚集。小青年穿着打扮还像是个邻家大男孩,只是学了老农蹲田的姿势带了些忧郁少年的气质,在背景上混杂了几分小混混的落魄感,一股油腻腻的可怜劲儿油然而生。楚子航走过的时候还是稍微多看了几眼,觉得更眼熟了。蹲的人也很眼熟,眼熟楚子航手里的早点。薄薄的一层塑料口袋包不住热腾腾的气体和淡淡的香味,那位小青年的脑袋竟是跟了袋子慢慢转了个向。

没睡醒。楚子航得出了结论。至于理由,直觉,还有经验。尽管这种形象让他想起某人经常使用的一张可怜兮兮的求投喂的表情,但是面瘫纵使内心有几分抽搐,也保持着形象,在心中细致的分析了各种情况脑补了各种投喂方式与反应后,他也发现自己已经走回了家。

蹲在网吧门前的小青年路明非同学终于开机,慢腾腾的起身,感觉的腿很麻啊真的好麻啊站不起来了,眼皮左眼跳了右眼跳,还像是开了群聊天一样同时进行着放下有些作死的回忆。自己好像很傻逼的盯着别人的包子不放什么的像是个要饭的啊,默默的心中骂了自己几句。同时又庆幸对方没有打他一顿或者投喂几个包子,不然这脸真的丢到婶婶家了。

路明非顺势就着脚边的一滩水照照,手指插进鸡窝般的头发里理了理,扯平衣领,看上去还是很正常的。路明非循着为数不多的记忆奔向早餐点,脑袋里又飘飘浮浮的想着刚刚第一眼扫过去的完美侧面,背景是晨曦的光辉,视角是高端的由下向上的斜视,更妙的是那姣好的手,提着带来幸福与美满的早点……摇摇头努力摆脱吃货的关键词,又晕晕乎乎的想着昨晚好像下雨了,自己刚才好像蹲在路边那摊水旁边?等等难道方才那位以为是我撒的虽然动作的确有点像大号但是这也可以排除嫌疑吧也许没有注意到也没有想这么多啊但是怪不得那人的完美脸型看上去像是在抽搐一样……这般,重度脑补症患者路明非走在买早点康庄大路上。

楚子航回家到厨房放置早点,顺眼瞧了瞧斜对面,人是已经走了,楚子航想了想,还是觉得怪眼熟的。

看着早间新闻解决完了早点,再打开电脑,如果路明非看见的话一定会吓一跳,因为这赫然就是他才收到的那张新图,然后他可能就会花容失色一番,再恍然大悟的感叹怪不得那些图都一股深深的霸气和聊天里道不出的违和,敢情这跟他一样是取了个娘气的ID装人妖啊。 楚子航,ID是楚楚,路明非那CP对家的一个神一般的触手,虽然名字娘气了点也许不止一点,但画风却走得一个霸气犀利,不善交流,QQ什么的还是以前一个学弟给他的,那位学弟名叫路明非。要说没点暧昧是个扯淡但当年基佬这玩意也不是很流行,他也没怎么注意,又是高三,忙着忙着就毕了业,然后彻底消失于人海,在千万人中就是等不到那么一瞬遇到么一个人只看见网页上一些明目张胆的流行语之后他好像懂了什么。打开那个他几乎没怎么动过的小图标,里面唯一的好友的头像还是灰色,光标晃了晃,缩小到右下角,这都多少年了还恋旧情?更何况也许就他一个人想多了。就算有,搁在文里说,也是个渣攻。

至于一个鼎鼎有名的插画家如何是在地下开了某些有点见不得人的副业以及如何就来了旧情未了的悲剧,则又是另一番阴差阳错。

03

楚子航打开网页,主页却不是常见的2345还是123,开门见山的就是个作家的专栏,新扔的更新下已经有了些回复,楚子航看了更新,不出意外的看见更新时间又是凌晨,留了评论给了月票附带一点关怀,“早点休息,熬夜对身体不好。”切到企鹅,点开最上面的那个显示手机在线的蹦跳着的泰迪熊头像,

路明非 3:16

太赞了霸气侧漏啊我就说你快转圈跟我混多好啊啊么么哒0333330

没错就是这样,当路明非以为楚楚是个比较霸气的妹子的时候,楚楚却是正儿八经的糙汉子,还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所以简而言之,当路明非为了一个本子在自己一通杂七杂八的亲友中找画手的时候,他就暴露了,还是当年他自己在楚子航的账号上写上了备注,他虽然有楚子航的号却忘记了自己改备注,等到之后码字交了很多亲友之后也找不到那个账号了。

但楚子航这边却是清清楚楚的显示着他的大名,至于闷骚的回应,则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然后自己下海探究了一番所以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无师自通的钻研之后楚子航二话不说扔了图说行么?

路明非一个(ˉ﹃ˉ)口水的表情艾玛太赞了。妹子好棒\(^o^)/~

楚子航的昵称则是亲戚家的小妹妹来玩的时候恶作剧改掉的,他也懒得改,在毫无愧疚感的直接黑了路明非的电脑一探虚实了解了不少内幕之后他也不打算改了,还顺手注册了一个楚楚的ID加入了兴风作浪的圈子。凭着性别和画技优势很快领了大片妹子成功转圈,眼见着路明非专栏下一片惨淡寥落,淡定的开着大号去亲切慰问一下。待到路明非终于意识到对家的大神其实就是自己之前无意中拉入圈的那位,悔的肠子都青了。而围观群众则是喜大普奔的表示两位大神的戏码也好萌
返回页首 向下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03, 06:50

好萌啊。萌你个大头鬼啊。再萌老子也得是攻啊,老子其实是条真汉子啊妹子再霸气也是妹子啊!

楚楚淡定说,ID。跟着一片捧腹大笑。

更有妹子分析指出,大神真不是我们不拥护你,实在是你镇不住场子啊,你看楚楚大神,那行为那气场那作风。

路明非最终屈服在恶势力之下,尽管坚守着老窝也私下打着小算盘蹭蹭图调戏一下最后被反调戏之类的让围观群众再次大呼在一起。

明明 妈蛋早知道我就该取一个霸气外露的ID你们这群不懂内涵的肤浅之人!

楚楚 [摸毛]ID易改,攻受难移。

很快路明非就发现自己连QQ昵称都改不了了。

技术宅不可怕,闷骚也不可怕,但是技术宅闷骚起来就太可怕了。

楚闷骚淡定的回复,

你转圈,夫唱妇随。

停了一下,补上了一个[邪恶]的表情。

捣鼓了一会儿,也是八点过了。楚子航收拾了一下屋子,什么X本X漫X碟啥的码得整整齐齐的,如果路明非在的话,一定会眼尖的认出着啥啥的绝版什么的经典之类的,楚子航坦然大手一挥,拉下了隔板,外面则是整齐的码着一些高深的书籍,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一旁的空点的地方则是放了画具,对着落地窗,阳光正好。

楚子航想着,看房的人差不多也该来了。

楚子航这房是他自己买的,虽说是画手但也是有份正经工作的,更何况家底还那么殷实,想租房子出去也只是帮了朋友的一个忙,说是一个小师弟找不到房子让他帮忙看看,他想着反正自家也大的冷清不如租出去也好买个顺水人情。留了号码短信谈了下价格,楚子航不缺钱也不在意,两三下就谈妥了,小师弟也不含糊不推脱的就说赶明儿我就来吧。楚子航就早早的等着了,后来想起来好像连名字都没问问,又想起今早那蹲点似的的哥们。

“叩叩叩”

楚子航起身开门。

如果这是个狗血的故事那么前面这些废话就是个铺垫那么他打开门不是看见老情人就是看见那哥们儿了。

果然……

而且,眼熟不是错觉。

“楚子航?”路明非突然意识到今日的眼皮跳颇有准头。
“路明非?太巧了。”楚子航虽波澜不惊的打着招呼,心里还是有些波澜的。尽管记不清面目但这会儿真打上照面,他还是立马认了出来。

当年怎么就忘记手机号这玩意。

返回页首 向下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03, 06:51

tbc以及断网是第一生产力
返回页首 向下
沙布拉基族族长
G
G
avatar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03, 20:00

LZGN加油更这梗美味的能吃三碗^q^!
返回页首 向下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04, 07:02


04
寒暄了几句之后,楚子航领着路明非看房,路明非有些心不在焉,也没怎么发表意见,反正比他想象中好太多了就是,倒是楚子航反了常态像是开了水龙头一样呱啦呱啦说了老半天,路明非意识到的时候,知人知面不知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就是缘分啊猿粪等等想法一瞬间填满了他像是废物收集场的脑袋。

楚子航则是看着路明非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下意识觉得闭嘴的话沉默会很尴尬于是挺身而出的动用嘴皮子扯东扯西的讲的零零碎碎,面上是像个大妈样讲着,先天的嗓音优势和淡定的语调也没让人多反感,他看见路明非的眼睛一会儿明一会儿暗,也知道这货又是走神不知道跑到哪里畅游天外。

“路明非。”

路明非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然后猛地一抖身形,“啥?”满脸疑惑的看向楚子航。

楚子航说:“你卧室。”

“哦,噢。”路明非打了个哈哈然后就进了他的新卧室。

简洁明快,窗明几净,真心不错。

“还行吗?”这屋子本是没怎么用的,昨日楚子航还重新打扫了一次,“床单被褥我没拆,这也没人来,还是新的,你直接用就行。”

“好,师兄你真是个大好人。”路明非心里蛮高兴啊,物廉价美啥的多大便宜啊,显然没有意识到给自己学长发了一张好人卡。“我现在就搬过来行不?”

“好。你行李带了?”楚子航看了看门外,也没见着什么行李箱。

路明非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放下了背包,拍了拍。

楚子航理解了意思,没什么评价,“那你先忙着,我卧室就在隔壁,有事叫我。”

“好的好的,师兄你慢慢忙去吧。”路明非特狗腿的送走楚师兄,隔壁的门咔嗒一声关上了,他缩回自己的脑袋,利落的关上了门。

然后一头扎在床上,满鼻腔的柠檬味,满心思的楚学长,满脑子的瞌睡虫,然后就满满的睡了一天。再睁眼,却是见着一律橙黄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到了书桌上,该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路明非掀开凉被起身,转念又想着自己好像没有盖被子啊,接着刷的脸红了靠靠靠有必要这么激动帮忙盖个被子咋了。

敲门声响起,门外的楚子航说:“路明非,起来了没?”

路明非揉揉脸,打开门,“刚睡醒,没想到直接睡了一整天啊。”

楚子航看着脸有些红的路明非,夕阳暖暖的照的线条越发的柔软,像是淌水,缓缓的,疏放着底下的波澜。

“中午我叫你几声你没应,进去看见你睡得很熟,也就没叫醒你,也没想到你直接就睡到了晚饭。”

“昨晚熬得有点晚……”路明非说的有些没底气,不知为什么看见对面那半熟悉般生疏的面孔,就一股暗暗的心虚感,好比动漫里面那些强大的反派角色,就算主角开了外挂能一路刷怪一样刷过去,人的气场天生就比你强一截,任是开挂也改不了基础建筑。

“以后早点休息。”楚子航想到了某位兄台的更新时间一直不拘一格的在凌晨时分,以前是遥隔着网路写上关怀的话,想也知道必定是完全没有被注意到,也不用说是听取了,不过现在面对面,用着学长加房东的的身份压压还是不错的。所以他又不经意的补了两句,“一个影响他人休息,一个对自己身体也不好。”

路明非之前是神游了太空没怎么深究,这个时睡饱了清醒了再直面让他至今还有些小心思的学长,心里几分蹦跳几分担忧,但这会儿却是全部被深深的违和感和槽点占据。学长别这样学长你别闹啊说好的无口闷骚怎么几年就变成唠叨大妈了次奥你玩我呢。不过托这个的富,他也牢牢的记住了楚学长的话,其中当然也有楚子航说什么都一脸面无表情说好点是面瘫说坏点像是绝症在身一心坦然,就觉得这事情蛮严重的。总的来说,还是个人气场问题。

“之前不是没什么好的去处嘛,愁嘛。”路明非不打草稿的开始胡说,这点因素其实也是有的,不过主要的是因为网吧通宵比较便宜。

然后一声咕噜在楚子航开口之前响起,路明非有些尴尬,还没开口,楚子航到先把到嘴巴的话改了,“出去吃吧,正好给你接风。”

05

早上来的时候没怎么注意,路明非这会儿跟着楚子航出去才猛然发现这小区还是有那么多大妈的,而他注意到的原因无非是身旁这位兄台跟大妈们的关系似乎很是融洽啊,走哪儿都有人打招呼当然也会招呼性的说一两句,这是你朋友吗?出去吃饭吗?因而他也必须点点头打个招呼,一个劲儿的叫阿姨好,对于一个死宅来说这真是在痛苦不过了。相较而言专心下棋的大爷和在远处悄悄话的妹子就显得存在感低下了。

楚子航却是如鱼得水的一一应着,而且渐渐地,路明非也觉得的确是毫无违和感次奥自己是不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救命。

“我师弟路明非,现在是室友,给他接风。”
“噢噢,去那XX饭店吧,最近打折呢。”
“好,谢谢。”

路明非突然有种失败的感觉。

“师兄,你跟阿姨们的关系真好啊。”终于突破大妈们一层又一层的封锁线,路明非感慨道。

“还行,我刚来的时候他们很关照,应该是因为自己儿子不常回家吧。”楚子航眼神飘忽了一下。路明非也有点走神,自己想回家也不行啊。“还有的是想把她家女儿介绍给我。”楚子航有条不紊的又补上一句。

“呃……”思绪被扯回来,路明非心情古怪,“师兄难道你还没有未婚妻或者女朋友?我看那些偶像剧里面像你这样的高帅富都是早就有了一个门当户对的白富美未婚妻啊。”虽然最后都会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一个对他态度不同常人的妹子然后两人突破重重障碍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没有。”

楚子航说的时候路明非立即就想到了君子坦荡荡,然后自己就小人长戚戚的调侃了一下,“没想到当年倾倒上三届下三届学姐学妹的师兄你如今也回落的跟我这屌丝一个水平。”

虽然想要的话马上就能有。不过他没有打断路明非的幸灾乐祸。

“说真的,师兄你这条件,我是个女的我也得死皮赖脸蹭你为你洗一辈子衣服啊。”路明非侃侃而谈,本来是有些纠结的,但这时话匣子打开了也开始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始叽里呱啦的说的天花乱坠,是真是假的反正也没有人会去注意。“之前我们班女生简直是到了一个疯狂的地步啊,我以前还碰巧听过他们畅想如果泡到你会怎样。有的说要把你好生喂着,有的想跟着你闯荡天下,还有的要为你分忧解难管理后勤,不过最后有个特腼腆的妹子一句话就力压群雄了,你猜他说了啥?”

“你说。”这些虽然对楚子航已经没甚关系,但他还是表现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虽然表面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路明非倒好像能读懂面瘫的心思,眼角微微下垂1MM表示有兴趣,于是还装腔作势的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然后学着小女生轻声细语的说:“如果我能泡到楚子航,我就躺在他身旁什么也不干,就一根根的数他的睫毛。”

说完了,路明非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心里却在打鼓。谁叫他自己心里还是有点小九九的,他倒不是怕楚子航察觉,这年头十个男生七个说自己搞基,两个成对,一个苦逼,平时间小打小闹常见的很,虽说楚子航行为作风看上去有点死板,方才跟大妈混的泰然自若的没可能连这点都见怪。更何况他也只是转述个话而已。

充其量就是他自己心里有鬼在找一些借口让自己能够说出来。

楚子航却没有如路明非意料的有点表示,尽管路明非也想象不出这位师兄听着自己转述妹子们的话语该是怎样的反应。但是突然的沉默还是让路明非不淡定了。

“次奥师兄你都没有一点感动之情么?”

楚子航没有回答,倒是问了一句,“你听女生墙角?”

“靠,这么直接!凑巧啊凑巧,那次出去我刚好在他们隔壁,旅馆里隔音效果也不好……哈哈……”

楚子航点了点头,这是表示感动了呢还是对自己听女生墙角的赞同,不管哪个都很奇怪啊。
路明非又没了言语,之后在餐桌上也没有再提起这事儿,只是胡吃海喝杂七杂八的说了些天南海北的事情,最后楚师兄表示自己高富帅付了帐路屌丝心理上也满足了。

最后吃饱喝足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楚子航突然冒了一句,路明非就僵硬了。

“原来那天你在数睫毛,我很感动。”

返回页首 向下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04, 07:04

tbc 高三你们懂的,码字释放心情。不要催也不要打我下去跪。桑心一诊。
返回页首 向下
俄而有雨
F
F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3-09-07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100  (0/1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09, 19:40

^q^怒赞
返回页首 向下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10, 06:50


06

啥?
啥意思?
好像懂了。
似懂非懂。
不如不懂!
对不起风太大我没有听清!

路明非的确曾经有幸跟楚子航同床共枕过一晚,但是他真的没有数睫毛啊,他当时还是个清纯的小少年,只是觉得那个女生说的蛮好的,然后多多关注了一下师兄的睫毛而已。但是现在总觉得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而且那时候为毛自己就不数一数呢。

不管怎样,路明非还是窝囊的愣住了,没想出该用什么语言回答。

楚子航倒是继续神神在在的,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并且一脸正经的拍了拍僵硬状态的路明非,动作就像是多年的好哥们间互相调侃后幸灾乐祸的安慰一下,但是如果注意一下旁边的路人的话,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与预期状态相差甚远。

“开玩笑的,别介怀。”

路明非下意识的身形一抖,虽然像是在道歉但是他却感觉无形的压迫更大了,果然是心里有鬼亚历山大,而且师兄也不至于从这点事情上就把人看明白了吧。路明非哈哈一笑想缓和一下这压迫感,刚想说没想到师兄你调戏人也这么有一套啊,却再次被楚子航打断。

“不过说真的,你数我睫毛的话,我真的会很感动。”楚子航认真的看着他说,最后的一点夕阳余光在他身后铺成一点点的碎光,微妙而美妙的四分之三侧面上尽显着一代硬汉的一抹柔情。

好囧。

路明非觉得很囧也很忐忑,不过显然囧占了更大部分,因为他的回答是“好吧,师兄你赢了。”而不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对你真的是真爱啊!”

楚子航颔首,从路明非2.5的视力看来有一点微笑的痕迹,但是分不清是冷笑是嘲笑是恶意的笑是爱意的是少女的笑或者不屑的笑,总的来说,就是面瘫的笑。所以从动作与神情上完全不能明白这是在炫耀自己的技能点还是表示对被调戏之人的慰藉,就好像是在藐视路明非一个战五渣面对一个无口闷骚大老爷们还会跪,简直就是侮辱了你X点上油嘴滑舌的形象和X江上威武雄壮的形象。不过其实这句话只是路同学的内心备注以便激励自己以后一定要向闷骚学习然后总有一天要将闷骚压在身,呸,踩在脚下。

只是那一天,真的是遥遥无期啊路同学。

楚子航不能知道路明非心里在想些什么鬼东西,但从路明非的眼神里可以明白他的大脑现在一定很兴奋,至于是哪种他也说不准,因为尽管他有选修过心理但是技巧也不高,正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另外可惜的是现在看上去路明非也不会察觉到其实自己前面的沉着冷静师兄的大脑也是兴奋状态,肾上腺素也欢快的分泌着,不然这个故事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楚子航的试探很小心,路明非则是更小心的回应,尽管两人可能还会觉得自己的试探真大胆啊,但是这种行径若是扔到X度X吧上去直播之后只会有霸气的挖着鼻孔的妹子或者侧漏的喝着莫斯利安的汉子单手打字以示不屑的告诉他们,只有“干”才是唯一的正解,其他的全部都是弱爆了的渣渣!这么窝囊的举动以后不要说我认识你虽然我的确不认识这么弱的楼主。

于是乎两人沉默着手牵着手,好吧并没有,肩并着肩的迎着睡去的太阳背对醒来的月亮慢悠悠的的走了回去,然后打一炮,于是HAPPY END。

尼玛作者你凑字数要不要这么明显这种明显不是结尾的结尾除了用来凑字数来显示你的下限并且下面跟上一堆凑字数的文字再次显示你的下限以外还能干嘛啊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不听你解释啊不听不听就不听啊!

回去后,师兄弟道了声晚安就各怀心思的回各自卧室,似乎没人意识到这时候还多么早也还有多么漫长,也许是借此在回忆今日的巧合细想这其中的福祸然后为以后的日子做打算,又或者是在对着灿烂的夜空抒发寂寞情怀表示隔壁的人挺让人蠢蠢欲动的,更可以紧紧的关上房门在隔壁就是那人的激动紧张的气氛中好好的自[哔——]一下。

半响,路明非的房门打开了,他整理了衣衫,眼睛里闪烁着我意已决的璀璨的光芒,就像是今夜的星星,扣动着人的心慢慢的走到楚子航门口,敲门。

“咚咚”两声。

楚子航的房间门也开了,恍惚间可见得那一双寒气四溢的眸子里隐隐的金黄的光芒流动,仿佛天上的月,牵着前世的结。

静谧,唯有呼吸声,缓缓流淌。

路明非再三鼓足了勇气,正视楚子航的眼睛,坚定的说,

“跪求wifi密码啊大佬!”

07

楚子航愣了一下,显然他的确忘记了这事情。

“不行。”

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尼玛师兄原来你这么小气么看不出来啊!

“哈哈……”路明非面上干笑。

“我用的是有线的,没有wifi。”楚子航说。

“原来如此……”我就说师兄怎么可能会这么小气,路明非为自己的小心眼感到悲哀,“没事,我去对面网吧就行。”

“网吧?”楚子航盯着路明非。

虽然他只是想到了今早在网吧门口遇见路明非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曾经被眼前的原仕兰中学学生会主席从网吧里提到学校政教处的悲苦学生,路同学瞬间战栗。虽然楚子航还是卖了点人情减轻了他的处分,但是这种痛苦的感觉你没有记过就不会懂啊不会懂。转眼才想到眼前也只是“原”学生会主席而已,而自己也早从那包含爱恨情仇的学校毕业了。

所以我在怕毛线!

“你对面那家嘛。我昨天去过,环境挺不错,通宵的价格也很便宜。”

“你要通宵?”

“啊,是啊。不然你想半夜间回来也会打扰你,而且不通宵的话不划算啊。”路明非说着就觉得底气十足了。

楚子航想了想,“没事,不用那么麻烦,我把网线牵过来就好。”

路明非都准备撒开腿奔向对面网吧的怀抱了,楚子航这一句却直截了当的打烂了他的算盘。不用那么麻烦,牵网线才是真的麻烦好吗师兄你快醒醒啊!虽然路明非这般想着,但是碍着一个房东身份一个内心情绪本着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住人腿短的基本出发点,他只能妥协。

更何况楚子航这口气完全就没有给他第二个选择!

师兄当真霸气外露小弟佩服佩服。路明非作为一介文科生灰溜溜的退到一边看着大理科生楚子航同学不辞辛劳的忙里忙外给他牵网线。尽管表示过想要帮忙打打下手,但牵网线这活计委实不怎么复杂,两人忙活说不定还浪费了时间浪费了精力,更何况路明非还是一个战五渣的文科生,纵然是一个死宅也只是一个游戏宅,比起眼前的技术宅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于是他被楚子航分配了一个任务,在客厅里看电视。

路明非感觉自己深深的被鄙视了。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遥控板一点都不厌倦的将电视频道从1调到124再从124调到1。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不!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你滚!滚啊!”换台。

“你就是故意让我和妈妈两出丑的!这样你就能理所当然的拿到家产了对不对!”“我没有!明明是你两不听我的劝告!现在还要怪罪到我的头上!”“玲玲,阿姨知道你一直不肯认我这个后妈,但是也不要影响到你爸爸的事业。”换台。

“我回来了,跟我回家吧。”“哼,你以为我在牢里呆了一年还会喜欢女人吗?”路明非一声冷笑,继续换台。

一个风度翩翩的妹子说:“我是个男的。” 换台。等等。路明非的眼皮抽搐了一下,然后心脏抽搐了一下。继续换台。

一望无际的大海,一个男子正在给船上涂料,另一个从沙滩远处慢慢走过来,两人相视一笑,拉远景,出现CAST表。路明非刚放下遥控板不想到就结束了,太坑爹了吧!然后他一抬头,发现楚子航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沙发旁并且站在看着电视,在电视的荧光下下巴的线条利落的落入路明非的眼中。

“你喜欢看这个?”

“呃,刚好调到而已。”而且立马就结束了,不过这种像是好基友一生一起走的结尾节奏是怎么回事,自己是该承认还是不承认尼玛不会露馅了吧。

楚子航低头,正好跟路明非四目相对,“我挺喜欢的,肖申克的救赎,有时间一起看吧。”

路明非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好像是某部神作。所以这是正常的节奏吧。

“网线牵好了,你用笔电试试。”

路明非一下来了精神,屁颠屁颠的跑进了房,不忘尽情的赞叹楚师兄几句。然后问:“师兄,密码多少?”

“ascl717。”

路明非一边输一边疑惑,前面英文他不懂但是总觉得后面数字好熟悉啊。

“啊!”

“怎么了?没连上?”

“不,不是,没事。我有点激动。”路明非糊弄着,还好没开灯,脸上红了就看不出来。

“有事叫我,早点睡。”

“好,师兄晚安。”

路明非坐回去,心脏砰砰跳着,声音极大的像是在耳边播放一样,面前的笔电已经连上了网。

尼玛,717好像是自个儿生日啊。
返回页首 向下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10, 06:52

tbc 一诊跪出翔。以及怒谢阿雨挽尊(´v`o)♡
返回页首 向下
俄而有雨
F
F
avatar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3-09-07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100  (0/1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3-11-22, 18:06

717……(¯﹃¯)好萌啊!
返回页首 向下
落冰开
G
G
avatar

帖子数 : 21
注册日期 : 13-09-20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0  (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4-01-31, 08:33


09

次日清晨,路明非在一片小鸟啼叫声中醒来,外面阳光明媚,毫不吝啬的把阳光恩赐给快要发霉的宅男。
  
路明非慢腾腾的起来,睡眼惺忪的看了看。
  
不是婶婶家,不是网吧,不是天桥。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路明非费力的想了想,自己昨天已经搬了,房子很赞而且价格很低,出去吃了饭,回来被妹子威胁和隔壁的房东师兄拍亲密的照片……

想想都觉得头疼。路明非再次阖上了眼倒在床上,没几秒,猛地坐起来。

昨晚师兄好心的没有拔掉网线真的是太给他面子了,但今天,至少得给房东一个好印象,被赶出去就完蛋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拾好,走出房间,客厅里的时钟不失风度的走动着,已经是九点过了,虽然比路明非平常的起床时间早了很多,但餐桌上的纸条显示着两人完全不同的作息时间,简直就是嘲讽!

路明非揉揉眼睛,拿起纸条,字迹飘逸俊朗,

我先上班去了
早餐在厨房里
食材在冰箱
中午我不回来
按照之前的规定
记得打扫卫生
切记不要进我房间

好好看家

楚子航留

真真是令人浮想联翩的留言,尤其是最后“好好看家”四个字看上去怎么比其他的潇洒了不止一倍!

越想越像是——修成正果。

想起昨晚那个激萌的梗,又想到不好的回忆,路明非重重了叹了一口气,把纸条放回餐桌。

厨房里的锅里用热水保温着鸡蛋羹,路明非觉得自己都快感动的流泪了!多少年没有吃过别人准备的热气腾腾的早餐了。他惬意的边看电视边享受他人准备的早餐。完毕收拾了碗筷,开始履行不成文的条款,只是打扫房间就能低价入住实在是太划算不过,更何况自己本身就比较擅长打扫家务。

尽管是被逼迫的。
感谢你啊,婶婶!

路明非有条不紊的打扫着,虽然房间比较整洁,但应该是少有人烟的缘故,有些地方还是积攒了一些灰尘。

是单身没错了!
合照有望了!

路明非认真的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误入歧途。打扫时经过楚子航房间门口,路明非想起纸条上的叮嘱,越发好奇了。像是师兄这种冷淡型的男人,房间里的秘密真的非常引人联想。既然是不准他人随意进入,应该是有一些怕被人发现的毁形象的东西吧,虽然也有讨厌他人触碰自己隐私这种可能,不过师兄应该没有那么中二。

尽管好奇心满满,路明非还是没有胆子进去一探究竟。

早年看过很多漫画都教导他不要惹无口腹黑男,谁知道师兄这种理工生是不是也很变态的在房间设了一些精巧的机关来确认他人是否进过房间。

仔细想想可能性真的蛮大。

路明非终究是,望而却步。

打扫完卫生,都是十一点四十了,虽然吃方便面很快捷,但是路明非实在是懒得下去买了,而且自己对这片压根不熟悉,冰箱里倒是食材齐全,弄点简单的饭菜凑合也不错,师兄的意思应该是食材随便用?不管怎样,路明非决定随便用。约莫是快要十二点的样子,他正在厨房里忙活,门铃突然响起来。

不是说中午不回来吗?路明非打开门,

“师兄你不是不……回来吗?”

路明非盯着来人,来人也盯着他,好生熟悉!

这种在门口愣住的场景,好像才过去不久。

门外的确不是莫名返回的师兄,而是一个标致的水灵灵的妹子拖着一个行李箱!
好漂亮的妹子!而且有些眼熟。路明非回想了一番,无果。

妹子也愣了愣,然后眼睛弯成月牙状,笑的非常愉悦,

“初次见面,我是夏弥,是楚子航的前女友。”

前女友?那么自己推断错了?不对既然是前那么自己也没想错。

“那个,能让我先进去吧,站在外面不太好吧。”

路明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把美女晾在外面不理!自己果然是基佬啊一定是了!“夏弥妹子吗?请进,我太久没看见漂亮姑娘了有点反应不过来。”路明非打着哈哈,说的却是实话。
他伸手想去帮夏弥拖行李箱,却发现自己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路明非看着菜刀,夏弥也看着菜刀。

菜刀娇羞的捂脸,讨厌啦。

“这是失误你相信吗?”路明非沉闷的说。

“不信也得信啊,呵呵。”夏弥笑着说。

最后两个字,是我想的那样还是不是我想的那样。路明非非常尴尬的走回厨房收起菜刀。

夏弥熟门熟路的坐在沙发上,“看来我来的真及时,饭还没做好吧?”

“正在做。”

“多双筷子不介意吧。”

“当然不,你先坐会儿,马上就开饭。”

其实还多个碗。
返回页首 向下
二弥
D
D
avatar

帖子数 : 152
注册日期 : 13-09-04
年龄 : 84

AS卧室装修记录
卧室装修的601个方案:
卧室装修进度:
0/100  (0/100)
今日的PLAY地点:

帖子主题: 回复: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2014-02-03, 05:43

脑洞加一枚,以示我对这片文章的爱o(* ̄▽ ̄*)ゞ

_________________
拔剑出鞘,棠溪刜蓬
返回页首 向下
 
【丧心病狂那一夜】隔墙有耳(未完)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AS卧室装修研究协会 :: 星与花 :: 文区-
转跳到: